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别孔秀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0:35: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阔别故园已经几十年了,叫人惦记的是孔秀。  一个偶然的机会搭便车“随风潜入夜”,在熟悉而又感到惶惑的古巷旧宅里,我造访了孔秀。  小屋低矮,通红的炉火上沸腾着中药罐,屋子里没有灯光,没有电器和音响。屋外,几只瘦羊正在进补夜食,弄得枯芦败叶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屋内,孔秀盘腿打坐成一尊高僧活佛。见有人进来,孔秀显出一丝很难以觉察的惊异之后,才拉亮了半明不暗的电灯,屋里顿时笼罩上一层朦胧桔红的光彩。  屋子既脏且乱,似乎十天半月没有打扫过,热浪把冲鼻的中药味均匀地弥漫在昏暗潮湿的角落里。  “老舟,实不相瞒,近年来我一直都在苦心孤诣地修练一种玄妙气功。这气是一种天地万物混沌之气,功乃日月交替阴阳聚合之功。每天晚上黑灯瞎火,屏息打坐个把小时,就忘却了世俗的一切私心邪念,背诵着玄妙天功的律条,似有高人指点,神仙附体,顿觉得神清气爽,进入了仙山琼阁的极乐之境,像《醉翁亭》的复活,又像《蜀道难》的再现……不信,请看我的神色是否好于往日,名缰利锁,声色狗马,人情膻腥都叫我看轻成为过眼云烟……”  孔秀如银河滴漏,似东海倾珠,说得天花乱坠说得地球倒转,说得水能点灯,空气成了上乘的饮料,弦外之音是想拉我加盟。  想当年,孔秀刚刚流落新疆,他文质彬彬,目空一切;他口若悬河,笔走龙蛇;他气冲斗牛,踏穿寰宇。初见他,我痛恨世无伯乐而造成大漠尽遗珠,天山失良骏,我唏嘘嗟叹并极力举荐他当上了一名中学教师。  一堂《岳阳楼记》震惊了空漠市的官方和教育界。孔秀一手硬笔叫全市的书法高手大开眼界,自愧弗如;孔秀出言动语“经历子集”、“子乎者也”,雏凤清于老凤声,在以陕甘豫为主的方言区也是空谷绝响,倾倒众人。后来参加了工作,究其文凭,却也不过是东海文学院八十年代末的自费插班生而已,仔细推究,他居然是孔老夫子的第七十四代嫡传。  孔秀流入西域完全是冲着探究“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新奇与对“一川碎石大如斗,沙飞草枯石乱走”的仰慕,更重要的是满怀雄才大略闯荡江湖,以求得建功立业,施展凌云之志来的。  实践证明:孔秀是错了,而且错得一无是处,一塌糊涂。  西城空漠市百年来的文坛鸦雀无声,书苑蛛丝密布门可罗雀。自孔秀到来只有月余,气象就西风强劲,连维吾尔学者,当地政要墨客都在追索他的字画,都在私传他演讲古文的录音带。于是空漠市各大中学都在发函,各文化馆社都在下聘书,不少名门望族都想把他作为签约的家庭教师。一时孔秀身价百倍,且与日俱增成为“牛”市。  然而,彗尾不能与阳光同日而语也是真的。就有一个人不媚世,不信邪,他竟然在众多孔秀的迷信者面前表白:“莫把土地爷当神仙,莫把孔秀当人才。孔秀充其量不到一个中专生,文章水平当在咱老三届之下!”  这个人就是敢于戳穿关于孔秀神话的孙贬校长。俗话说:不怕县官就怕现管。孙贬校长既有成见,雪片似的调令调不走,十二级的说情风刮不动。于是乎,孔秀老先生的知名度一落千丈,大打折扣,其潇洒倜傥,道貌岸然顿时冰释烟消,连他自己带了三年的如意弟子也评论孔秀曰:“华而不实,孔秀实乃孔方兄矣!”  听舆论是靠不住的,看现实或可拨云见日,目尽庐山。  初与孔秀搭档,听闻其声若惊雷,吼一嗓子《北国之春》字正腔圆,响遏流云,三日不绝;硬笔绝秀,尽是名帖,叫人顿生慕才之心,同情他失落戈壁,明珠暗投。再与他接触,发现他坐而论道,避实就虚,常有字画相赠,我也引以为荣,不揣冒昧,裱之陋室。来往文友评价者少,贬损为败笔涂鸦者居多,叫人寒心。次而发现孔秀的名望与才情皆是我辈知其表不知其里的人无意渲染夸张才造成子虚乌有的事实的,我等的无知与浅薄,成了他扬名西域的传声筒与垫脚石。  次后的次后,有关孔秀的坏消息不胫而走:什么“驴粪蛋外面光”,“绣花枕头,外强中干”啊!什么自大狂,钻心虫,不堪入目,更不堪入耳。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前不久,孔秀的娇妻因为看不惯孔秀的做作与强横,又听不进人的劝告,一气之下也离他而去。听说孔秀为此哭了三天三夜,人都瘦了一圈。孔秀的爱子也因为家庭不睦,营养失调,得了怪病,且病得神经兮兮的。见了女子就会列嘴傻笑,见了男人一概吹胡子瞪眼睛吐唾沫,弄得人闲狗不爱的。  孔秀刚过四旬的健美男子一下子变成了个小老头,沉重的精神负担与外债让他黯然伤神,折损了蓬勃向上的精神支柱,昏昏沉沉,飘飘荡荡意欲遁入空门。当年趾高气扬,居高临下,呼风唤雨,纵横驰骋的英姿一扫而光。往日与孔秀夜以继日交谈,把玩诗词不觉累,四时聚啸或浅唱低吟不觉烦。今日只一时三刻地接触就叫人后悔不迭。  人之失宠,其情可悯,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我不能甩下他发自肺腑的直白于不顾,也不能熟视他的不幸遭遇而袖手旁观。听着听着,我竟然落下了大串惶惑的泪水。心中默念着,祈求菩萨保佑,但愿玄妙气功能够找回他丧魂失魄的精神寄托,能够救助他在劫难逃的性命于一旦!  从此,孔秀的名字就日渐暗淡,日渐模糊,竟消失在我日渐淤塞的记忆里。   共 20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子宫性不孕
哈尔滨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病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