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部落冲突开发商Supercell的诞生之

时间:2019-06-09 07:14: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儿童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儿童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儿童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楚云帆

这是2013年受瞩目的一场并购。

2013年10月15日,日本软银和其控股公司Gungho共同出资15.3亿美元,收购位于芬兰的《Clash of Clans(官方译名:部落冲突)》开发商Supercell公司51%的股权,这意味着。

本次收购以软银和Gungho成立合资公司购买Supercell的形式完成:软银约出资12.24亿美元,Gungho约出资3.06亿美元联合在芬兰成立一家公司收购Supercell公司51%的股权,软银集团总裁孙正义、Gungho董事长孙泰藏(孙正义的胞弟)、软银集团财务部经理仁木胜雅以及Supercell首席执行官Ilkka Paananen 及创始人Mikko Kodisoja将出任董事。

Ilkka Paananen与孙正义 通过这次收购,软银拥有了目前世界上成功的两家游戏开发公司:在日本,Gungho的《Puzzle Dragon》已经连续57周占据iOS游戏收入榜名的位置,并在韩国等国家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只是一直没有打开欧美市场。但是Supercell不同,《Clash of Clans》目前已经登录137个国家,并在其中96个国家的iOS游戏收入榜获得过名的位置——在北美、德国、英国等地区,《Clash of Clans》在一年多里常年与《Candy Crush Saga》竞争名的位置,即便在6月刚开辟的日本市场也良好的成绩。Supercell的另外一款游戏《Hay Day》虽然略逊一筹,但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也基本保持在前五名的位置。

游戏数据调查机构newzoo今年3月的各国TOP 游戏榜,COC占据大半江山 根据此前华尔街和福布斯杂志的报道,Supercell在2013年季度就获得了1.79亿美元收入,照此估算,2013年全年Supercell的收入有望达到8亿美元——而在10月的安卓版在世界各地上线后,这个数字有望增加到10亿美元。

在成立3年半之后,Supercell走上了新的征程。

芬兰的奇迹

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端的国家就是芬兰,这个国家有三分之一地区位于北极圈内,人口数只有540万左右,但是在近年来却因为游戏收到了世界的瞩目。而在目前,芬兰共有超过150家游戏公司,从业人员超过2000名。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芬兰的游戏行业似乎是近年才异军突起的——从Rovio的《愤怒的小鸟》开始,到《Clash of Clans》,人们对这个北欧国家创造的奇迹应接不暇。但是如果把目光从狭隘的游戏向外延伸的话,可以发现这个国家还有更多我们熟悉的游戏或者事物:《马克思佩恩》和《ALAN WAKE》的开发商Remedy位于芬兰,曾经无比辉煌的NOKIA位于芬兰,而的Linux系统初也是由Linus Torvalds在芬兰创造的 ——这个国家从来不缺乏技术底蕴。

芬兰有着良好的技术交流氛围,游戏开发者协会IGDA会不定期在芬兰的游戏公司间举办开发者交流分享。而在每年的7月末8月初,赫尔辛基还会举行一场名为Assembly demo party的游戏制作比赛,游戏开发者与爱好者们济济一堂,在一个巨大的赛场上进行持续天的游戏开发比赛,挥洒自己的灵感与汗水。这一大型活动到今年已经持续了22年,其中多一次赛场上共有3500台电脑, 5000多人参加——芬兰、瑞典、挪威的很多游戏公司的创始人都参加过这一盛会。

Assemblydemo party 而作为典型的北欧福利国家,“从摇篮到坟墓”的体制也为所有芬兰公民提供了基本生活保障,让个人创业在芬兰几乎没有太多后顾之忧。某种程度上讲,NOKIA的衰落也给芬兰的游戏行业创业带来了契机。在诺基亚时代,芬兰便有一些专门为NOKIA开发游戏的公司,NOKIA衰落后更多的技术人才开始创业,其中很大一部分人都在为开发游戏,如游戏开发公司RumilusDesign的4名创始人全部来自诺基亚。

2003年,盛极一时的诺基亚曾涉足基于平台的游戏软件,并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N-Gage专门开发游戏,不过终并没有取得流行。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诺基亚也为培养游戏团队和开发者做了很多贡献,比如Rovio其中一位联合创始人Niklas Hed便是依靠在诺基亚2003年举办的一场移动游戏开发大赛获奖的契机进入游戏业并创办了Rovio,缔造了《愤怒的小鸟》的奇迹。

《愤怒的小鸟》的成功不仅让芬兰政府对游戏行业更加重视,也给了芬兰的游戏公司和游戏人巨大的启发——这其中就包括Supercell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Ilkka Paananen。

细胞诞生

很少有人提及Ilkka Paananen的另外一个身份:Digital Chocolate的前总裁。1999年,Paananen在赫尔辛基创立了一家名为Sumea的游戏公司,主要生产游戏。当时的诺基亚如日中天,Sumea依靠本土的优势迅速壮大,与Vodafone、AT T T-Mobile、O2等欧洲主要的运营商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2003年,EA和3DO的创始人Trip Hawkins成立Digital Chocolate之后不久,便收购了Sumea,之后帕纳宁成为Digital Chocolate公司的欧洲分公司负责人,一直到2010年1月成为总裁。

Ilkka Paananen 在Digital Chocolate期间,IlkkaPaananen便树立了后来被广为称道的公司文化。ZeptoLab创始人同时也是《割绳子》的开发者Semyon Voinov于2007年加入Digital Chocolate,至今依然怀念其在Digital Chocolate期间的公司文化:

“我真的很喜欢那里的公司文化。有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我相信花时间在另一个国家另一种文化中,对你的人格修炼是很有帮助的,可以拓宽你的视野。我想《割绳子》与我在Digital Chocolate的经历不无关系。在那里了解的不仅仅是关于技术的或者是艺术的东西,也是对不同文化的一种理解。”

但是在Digital Chocolate的成功无法让Ilkka Paananen满足。在成为公司总裁后,Paananen产生了一个想法:“在为大型公司面向12个平台开发了165款游戏之后,我们都想创建一家有点不同的游戏公司,创建我们自己梦想中的公司。”他的这一想法得到了与其一同创建Sumea的伙伴,时任Digital Chocolate副总裁的Mikko Kodisoja,以及公司内部有着十余年经验的程序员Visa Forsten、服务器架构师Niko Derome、美术Petri Styrman以及制作人Lassi Leppinen的认同。

2010年5月14日,刚成为总裁不到半年的Paananen和其他5人一同离开公司,在一所30平方米的小型公寓中创立了Supercell。Supercell意为“超级细胞”。细胞是生物体结构和功能的基本单位,从Digital Chocolate出来的Paananen等人希望建立一个不同于大公司体系下的游戏团队,所以Supercell的核心理念之一就是小:他们希望能以5人左右充满激情的小团队制作出很棒的游戏,进而吸引大量玩家,而该公司一路走来也正是这样的足迹:《Clash of Clans》开始便只有5个人,直到上线前才临时增加到8个人。

Supercell的初创团队有着丰富的游戏开发经验。联合创始人Mikko Kodisoja是Paananen长期的合作伙伴,参与了Sumea的创建到Digital Chocolate期间的游戏开发再到一同成立Supercell。Kodisoja也是北欧地区颇有名气的游戏制作人,在Digital Chocolate期间领导开发了Tower Bloxx、Crazy Penguin Catapult、Rollercoaster Rush等成功游戏。其他几名员工也各有所长,其中Lassi Leppinen曾在《Alan Wake》的开发公司Remedy效力过,参与过30多款从J2ME到Xbox360平台的游戏开发。

IlkkaPaananen与Mikko Kodisoja 当时当时正值社交游戏的黄金时期,不仅是Facebook上众多游戏的优异表现,而且资本市场也十分看好这一新兴的市场,EA以4亿美元收购Playfish,迪斯尼以5.63亿美元收购Playdom就是明证。因此Supercell的款游戏定位就是基于浏览器和社交平台的游戏,并在2011年5月依靠游戏团队和产品以5230万美元的估值获得了1200万美元投资——来自位于伦敦的风险投资机构Accel Partners合伙人Kevin Comolli的投资。

很快,Supercell正式公开了他们开发的款社交游戏《Gunshine》,一款基于社交平台的复古风格的射击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中邀请Facebook好友成为雇佣兵与自己并肩作战。但是该游戏在2011年11月在Facebook上线之后,并未取得预期成功,终很快寿终正寝。《Gunshine》的失败是多方面的原因,除了游戏本身的原因外社交游戏在页端的衰落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这款游戏给团队留下了深刻的教训:“我们认识到创造一款兼具大众吸引力、较高粘性和留存率的免费增值游戏非常之难。《Gunshine》显然不属于这种游戏,但之后我们开始时来运转,推出了数款成功作品。”

以失败告终的Gunshine iPhone和iPAD的流行让他们看到了新的趋势——在2012年4月的时候,苹果就已经在全球售出了6700万台iPAD和1亿5000万部iPhone。Supercell认为从机器性能、处理能力、触屏界面操作、屏幕大小,以及移动性、易支付等方面来看,和平板会成为新的游戏平台,于是制定了一个“平板优先”的策略,主要面向智能机平台专门开发游戏。

一鸣惊人

2012年,Supercell先后推出了2款面向平板的游戏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2012年6月21日,成立两年的Supercell正式推出了款iOS平台的游戏《Hay Day》,由Mikko Hokkanen领导开发的一款适合在和平板上玩的农场题材模拟经营游戏。在此之前2、3年,Facebook上的Farmville等农场类游戏让无数玩家为之疯狂,但在移动平台上这类游戏却十分稀少,《Hay Day》在平板上承接了这一巨大的市场,很快攀升至各国收入榜的前5名。

在红火了几年后,Farmville等社交平台上的农场游戏江河日下,被很多开发者认为是过气的题材类型,但是Supercell注意到了这类游戏培养起来的巨大用户市场。与Farmville等主要基于社交关系的游戏不同的是,《Hay Day》对社交关系的依赖非常小,玩家可以从Facebook等平台导入社交关系,但是这并不是游戏的主要内容。《Hay Day》也有社交,但是重要的是游戏内丰富的玩法,几大关键机制,小卖部、邮筒、贸易船、感谢信等系统,紧密结合,提供给玩家一种“全世界玩家之间的交易与互助”。

Hay Day 《Hay Day》很好地贯彻了“平板优先”的理念。在游戏上线初期,Paananen平均每名玩家每天要进行9次游戏,每次的游戏时间一般维持在9分钟,这意味着平均每名玩家每天在《Hay Day》会花费81分钟——不是连贯的,而是利用碎片时间。在Supercell的第二款游戏《Clash of Clans》中,这一理念得到了继续贯彻。

当年8月2日,《Clash of Clans》正式上线,进而席卷全球。在世界各国的收入排行榜上,《Clash of Clans》只有一个主要的竞争对手,那就是的《Candy CrushSaga》,后者所拥有的巨大玩家数量让《Clash of Clans》在一段时间的辉煌后在iPhone榜单上长期处于第二名,但在iPAD上,《Clash of Clans》经常能够略胜一筹。

真正让Supercell受到全世界瞩目的原因就是《Clash of Clans》的崛起。《Clash of Clans》的团队主管Lasse Louhento也是有着20年丰富游戏开发经验的制作人,2011年年底,他带领一支5人的开发团队开始了《Clash of Clans》的开发。《Clash of Clans》主要受Facebook上的热门游戏——Kixeye的策略游戏《Backyard Monsters》影响,同时几年前在世界各地都曾风靡一时的德国页游戏《Travian》也给了他们巨大的启发,从《Clash of Clans》中可以很轻易的看到这两款游戏的影子。《Clash of Clans》的主要内容就是城镇建造与PVP,前者脱胎于《Backyard Monsters》,而后者主要来自《Travian》。

Clash of Clans既有PVE成分,也有PVP 不仅是系统,《Clash of Clans》的画面风格也受到了《Backyard Monsters》的很大影响,Lasse Louhento也不讳言在游戏制作过程中参照了哪些游戏:比如游戏中的主要英雄形象设计便开始是参照街机游戏《Gauntlet》来做的。在画面风格设计的过程中,Louhento希望游戏能够在核心玩家与休闲玩家的喜好中取得一个平衡,因此也参照了自己喜爱的 Pixar动画风格进行了改进,终形成了一种混合的表现效果。

Backyard Monsters是FACEBOOK上颇成功的一款游戏 易用性是开发团队为关注的。对于《Clash of Clans》来讲,易用性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专门面向触屏进行的界面设计,Louhento认为如果界面UI和操控不是专为平板设计的——比如常见的将游戏从PC移植到移动端的方式,玩家直观上就会觉得这款游戏很糟糕,甚至无法继续体验游戏的精妙之处。另外一点是对策略性的压缩,相比很多策略游戏复杂的资源和繁多的系统,《Clash of Clans》的资源只有两种,主要玩法也就只有建造和规划城市,以及提升军队实力与对手作战,这让休闲玩家也很容易轻松上手。

在保证易用性的基础上,《Clash of Clans》尽量满足核心玩家对游戏策略性的要求。想要在《Clash of Clans》中取得成功,玩家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但这不不是必须的,即便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休闲玩家,也不会有其他很多策略游戏中那样无比糟糕的游戏感受——在Supercell中并不存在《Travian》中的“狼”和“羊”那样的极端掠夺关系。当然对于愿意付出更多时间和金钱的玩家来讲,依然可以找到成就感:掠夺其他玩家可以获取收益,而游戏中的成就和排行榜也有很大的激励作用,Supercell努力在两种玩家之间保持一种平衡。

Travian对COC的PVP有很大的影响 成功之路

《Hay Day》以及《Clash of Clans》的版本更新与活动都十分频繁,这是两款游戏能够持续保持成功的重要原因所在。

更新一类是通过运营反馈来调整平衡性,包括兵种与英雄的生命值、伤害值等,让PVP更加合理,另外一类则是改进原有系统,或者增加新的系统与玩法,比如《Hay Day》中的感谢信系统、《Clash of Clans》中的野猪骑士等新兵种以及“战斗回放”、“阵型”等功能都是在后期更新中加入的。在更新过程中,Supercell也会听取玩家的意见和建议,比如9月30日更新的“阵型”功能就是在玩家长期建议下加入的。

由于更新的频繁,Supercell也通过一些手段来保证后加入的玩家能够循序渐进的体验游戏的内容:在《Clash of Clans》中,新玩家不会看到所有的功能,只有在熟悉操作之后才可以逐渐看到官方所新开放的功能,通过这种逐步提高难度的方式让玩家不至于被繁多的内容吓跑。

3月更新增加的野猪骑士,很像美国明星MR T 《Clash of Clans》的成功在业内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世界各地的开发商争相效仿,《Total Conquest》、《Kingdom Clash》、《Samurai Siege》等一系列模仿之作先后公布,其所奠定的游戏玩法甚至成为一种全新的游戏类型,业内称之外“COC like”。在国内,“COC like”的作品也屡见不鲜,但除了 IGG的一款《Castle Clash》外几乎也都没有成功的。

对于《Clash of Clans》的成功,很多媒体都给予了不同角度的解读,Lasse Louhento等开发者也分享了很多开发经验。在今年7月英国《卫报》对Ilkka Paananen的采访中,Paananen认为“如果赚钱并不是你想做的,那么你就有可能得到更好的收入:如果优先关注参与度和留存率,为玩家们做一款的游戏,让他们愿意长期不断的回到游戏中,那么他们会很乐于付费”。

“曾有一段时间,尤其在社交游戏领域,人们认为只要有详细的数据分析表格就能够做出好游戏,创意和策划并不是重要的,因为很多公司只是靠数据做决策,但是做游戏仍然是一种艺术,而不是某一种学科,电子表格里做不出有趣的游戏来,如果想要长期在游戏业立足,不做有趣的游戏,就没有未来”。Paananen并不排斥数据分析,只是认为有趣的游戏更加重要。

在产品开发与公司发展的过程中,Supercell也复制了Digital Chocolate的组织文化,那就是类似Valve的扁平式架构:在公司内没有人有专门的办公室,所有人都坐在一起。没有大公司里常见的官僚体系和烦琐的流程管理,而是将权力下放到团队和每一个成员手中,让他们自由的发挥新的游戏方面的想法,而这也成了Supercell取得成功的一个帮助。

Supercell团队 尽管公司业绩蒸蒸日上,但是Supercell一直十分谨慎的扩张团队。在2011年底的时候,Supercell的团队只有33人,在2012年底,团队规模增加到70人。而在今年年初公司以7.7亿美元的估值进行融资的时候,这家已经誉满全球的公司也只有90人。

Supercell在平板上的游戏并非全都是成功的,2012年3月,Supercell公布了一款基于平板触屏划线操控的回合策略游戏《Battle Buddies》并在当年进行了测试,但是由于在芬兰和加拿大两个市场的测试表现未尽如人意,终打入冷宫。而根据Paananen的介绍,2012年内有此命运的游戏还有2款,由于品质未能达到Supercell要求,终夭折在开发阶段。

Supercell公司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一款游戏失败的时候会在公司内进行庆祝。Paananen认为“失败,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从失败中汲取经验和教训,是创造成功游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我们尝试创造一种宽容失败,甚至是为失败而庆祝的环境。”在《Clash of Clans》的开发过程中,此前失败的社交游戏《Gunshine》的经验就给游戏的多人互动与服务器端建设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未来

在2013年,Supercell的团队主要是进行两款游戏的内容更新和维护,并将游戏推向更广阔的市场。在10月初,暌违一年多之后,《Clash of Clans》的Android版终于开发完成,并路西登陆各国的Google Play,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而在开拓国际市场的道路上,《Clash of Clans》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2013年5月,《Clash of Clans》推出简体中文版,巩固和扩大了在中国大陆的玩家数量。1个月后,《Clash of Clans》在App Store的日本区上线,并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也就是在日本区的运营期间,Supercell和Gungho彼此青眼有加,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2013年6月24日,GungHo与Supercell分别在各自的游戏《Puzzle Dragon》和《Clash Of Clan》中对彼此进行交叉推广,《Puzzle Dragon》加入了一个《Clash Of Clans》主题的地下城和专属的怪兽,而Supercell也在自己的两款游戏中对《Puzzle Dragon》进行推广。通过这一合作,两家在开发态度上十分相近的公司建立了更加密切的合作关系,对彼此也更加了解和尊重,终促成了本次的收购。

两款精品游戏的合作 在收购之后,Ilkka Paananen发表了一篇博客阐述了本次收购的原因和目的:“平板电脑,和免费增值模式的组合为游戏创造了新的市场,一个将会触及无数消费者的前所未有的市场。游戏的新纪元确实已经到来,并为各种新型公司提供了激动人心的机会。我们Supercell的宏愿之一就是成为个真正国际化的游戏公司,一家在东方与西方包括日本、韩国与中国都能够站稳脚跟的公司。我们想建立这样一个公司,一个全世界各地的人们会在30年后回顾往昔时会谈论所有我们开发的游戏,讨论它们对生活的影响的公司。正如任天堂于我一样。”——在此之前,Paananen也在多个场合表示,暴雪和任天堂这类生产高品质游戏的公司才是他们的目标所在。

“软银的战略投资将在以下两个不同的方面帮助我们加速实现我们的目标:,软银提供我们大量可供选择的战略资源,这将使我们能把我们的游戏送到全球数以百万计的新玩家面前。

第二,软银注重公司发展前景。事实上,我以前从未遇到像其创始人孙正义那样重视企业发展前景的人。我们初次见面时,他告诉我他有一个300年的愿景,我当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直到第二天他将这个愿景与我细细道来,我才意识到那居然是真的,而且极其激励人心。当你遇见像孙正义那样的人时,你才会明白支撑起一家稳定发展的国际公司真正所需要的东西。这更进一步地加强了我的信念——我们的公司刚刚起步,只有三年的历史,所以如果我们有一个300年的未来计划,那我们仅仅完成了其中的1%。”

作为软银董事长的孙正义拥有的愿景是什么呢?

“在我们追求成为世界移动络公司的道路上,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搜寻饶有趣味的商机,而如今在芬兰有一些非常令人激动的公司和新事物正崭露头角。Supercell就是那些为数不多的特立独行的公司之一。你们的成功的确令人印象深刻,但真正吸引我的是你们卓越的文化和满怀的激情。在认识Ilkka和部分其他的团队成员后,我便清楚地明白,和我们软银一样,志向远大的你们正走在一个同样漫长旅程中,你们期望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改变未来的娱乐方式。我很期待看到一个独立的Supercell继续崛起,看到Supercell的人才和杰出的游戏给世界各地的人们带来欢乐。”

软银的收购给这家公司会带来什么还不得而知 这一价值15亿美元的收购不仅会给投资人和管理者带来巨大的收益,Supercell公司的每一名员工也将有福同享——Paananen表示“我们中没有一个人是为了钱在这里工作的,但当公司成功时,所有人都理应得到属于他们的那一份回报,而此次交易也不例外。”此外强调了在未来依然会独立运营,“将未来紧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我想会有越来越多的国人会意识到继诺基亚以后我们有了新的品牌”。

肾纤维化 药物治疗
肾纤维化b超能检查出来吗
肾纤维化原因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