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通天神井 第六十四章 狗眼看人

时间:2019-10-13 05:10: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通天神井 第六十四章 狗眼看人

“不用谢我,我本也是利用了你的皇后身份,自求多福吧。”说罢妇人也向着宅院之外慢慢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留下中年妇女一边抹着泪,一边望着消失在门外的妖娆背影,惋惜道:“傻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

妩媚妇人此时已经走到了宅院之外,但中年妇女的说话声她依然可以清晰地听见。她浑身一颤,低语道:“何苦?我也想知道,我这是何苦!”

说话间她看着那绿墙之上伸出墙外的一枝野花,竟觉得说不出来的讽刺。

但黯然的神色仅仅持续了片刻,妇人一双丹凤眼斜瞥了后方角落一眼,冷哼一声,然后莲步轻移,向着皇宫而去。

妇人走后不久,角落里一道黑影走了出来,赫然正是当初在渝城帮过萧云的韩山。韩山盯着妇人离去的方向,心里思忖着:这赵思思的实力竟如此高深,看来当真小觑不得。此行帮公主殿下正名,看来绝非易事啊。

……

……

且说萧云原路返回,头也不敢回,直接跑到了乾宁宫之外。

出了乾宁宫,他随手往额头上一摸,顿时甩出一把大汗。他气喘吁吁,直到现在还是一阵后怕。

“小子是不是要感谢我?”惊魂甫定,李剑飞不知道何时站到了萧云后面,一出声差点让萧云再次暴走。

冷哼一声,萧云懒得搭理李剑飞,他现在只想尽快回到将军府,放眼偌大一个帝都,好像只有将军府可以给自己庇护。

“谈崩了?”从萧云难看的脸色之中,李剑飞讪讪地一笑,不过立马又赶了上去,“既然谈崩了,就跟我进宫吧。”

说着不容萧云作出反抗,一把将萧云重新夹在腋下,招呼来马车,又把萧云丢进马车里,然后策马奔腾,直奔皇宫而去。

“你个老贼,这是什么意思?”萧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再次扔进马车,他心中惊恐,破口大骂。

“什么意思?我不是说了吗?揭了皇榜你就得履行职责。”李剑飞奸笑一声,不顾萧云的骂声,策马疾驰。

骂了一会儿,萧云也渐渐冷静下来,开始分析刚才的情况。

“没想到皇后娘娘实力也如此强横,她想皇帝死,那赵皇妃的态度又是怎样呢?通缉令真是出自赵皇妃吗?”到现在萧云还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出现在乾宁宫的就一定是皇后娘娘。

从刚刚妇人罢手放走自己来看,在这内城,暗处的那些人的确有了许多忌惮,不会随便对自己出手,那么自己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萧云抽丝剥茧,一点点分析着。

“但是刚刚和我商量治死皇帝不成,现在又立即送我去皇宫,这皇后安的到底是什么心?”萧云自言自语,实在想不通。

“皇宫重地,下马徒行。”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萧云掀开车帘,下了车,跟着李剑飞进了一道厚厚的青铜巨门,巨门后面就是真正的皇宫内院了。

萧云还来不及好好观赏观赏这皇宫大院的气派景象,就被李剑飞提着火速赶到了一座宫殿之前。

“炼药师公会。”萧云平静地念出了匾额上的火漆大字,想来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皇族炼药师公会了。

“接下来你就自己进去吧,圣上已经移驾公会,由公会炼药师全权疗养。我身份低微,进不得公会。”草草解释了一句,李剑飞就退了回去。

身份低微?副总兵还不能进炼药师公会

?呵,这公会派头不小啊。

轻哼一声,萧云嘴角上扯,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跨上台阶,朝大殿里走去。莫名其妙地被掳掠到乾宁宫,虚惊一场后又莫名其妙地被送到这皇宫大院,萧云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处变不惊了。

“站住!”突然从身后追上来两个药童模样的人,一声呵斥阻下了萧云。

萧云转头,一见是两个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药童,心里难免有些亲切,笑问道:“两位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哼!”萧云话还没问完,两人之中较大的那药童鼻子一哼,轻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私自进公会大殿。”

“就是,也不照照自己什么模样,炼药师公会岂是你个毛头小子说进就进的?”年龄稍小的也赶紧学着大药童的语气,开始帮腔。

没想到自己友好的态度竟然换来对方两个药童一顿臭骂,毛头小子?呵呵,萧云被逗乐了,哈哈笑道:“你们俩不跟我一样大吗?两个毛头小子,哈哈。”

此话一出,两个药童很显然不高兴了,但他们也只是药童,不敢对萧云动手,一时间只能怒目以对。就在这时,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男子从大殿里走了出来,他身着炼药师长袍,想必应该是炼药师。

“陈师兄,陈师兄。”两个药童似乎顷刻间发现了新大陆,对着那炼药师直挥手,把他招了过来。

“什么事?”见是两个小药童唤他,那个姓陈的炼药师满脸傲意,冷冷地问道。

“师兄师兄,这小子擅闯公会,我们劝阻他不仅不听,还恶语辱骂我们。”两个药童添油加醋地描述着萧云刚刚的“恶行”。

萧云哑然,这歪曲事实、煽风点火的技能可真不赖。

“什么?哪个狗崽子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只见那炼药师也不问清情况,大踏步走了过来,一见萧云也是十五岁的小屁孩,脸上傲意更甚,“小子,还不自己滚蛋!”

那炼药师双手抱胸,眼皮下搭,盛气凌人地看着萧云。

心里有些郁闷,萧云没想到这还没进公会里面,就遇到了这么个傻逼。冷笑一下,也不理对方,继续抬脚往大殿走去。

“小子,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啊!”见萧云完全不理会自己,那炼药师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横跨一步,挡在萧云面前。

那两个小药童也跑上前来,一左一右站在陈姓炼药师的身边,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盯着萧云。他们虽是药童,但平日里那些士兵也是对自己点头哈腰,哪遇到过萧云这般直接无视他们的人。所以今日他们心里不快,就打算在萧云身上找找快感。

萧云脸色慢慢沉了下来,他压着心里的怒气,左移了两步,打算绕开三人。

可这一大两小偏不识好歹,也左移了两步,再次挡住了他。

“你是什么东西,也想进公会?”陈姓炼药师站在台阶上面,俯视着萧云,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强调炼药师身份的尊贵。

两次被人骂作东西,即使萧云脾气再好也不免面色阴沉,冷喝了声:“狗眼看人!”

成都精囊炎的医院有哪些
哈尔滨治疗盆腔炎花多少钱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妇科病好
上饶上饶的男科医院
郑州治疗白癜风的正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