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小公鸡的一生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3:52: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今年春天,也就是清明节之后吧,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当我啄破蛋壳的一瞬间,我听到妈妈惊喜的咯咯声:“咯咯,咯咯咯,又出来一个!”那时我浑身湿淋淋的,妈妈用她温暖的胸脯将我孵干,和我同时出来的还有好几个。  我们的主人来了,这是一个慈祥的老婆婆,她小心地把我捧起来,放进一个铺着旧衣服的纸箱里,在那里我又看见了几个哥哥姐姐,他们浑身有的长着鹅黄色的绒毛,有的是白色的绒毛,还有黑色的。我看看自己,也是鹅黄色的,他们那又小又尖的小嘴巴,正在叽叽咕咕的交谈。据说,毛色不同的姐妹兄弟,他们都是主人,也就是那个老婆婆从别人家换来的蛋。老婆婆用旧衣服把我们盖好,一会儿用小碟子端来一碟碎米,又端来一碟温水,我小心地啄着米,轻轻地喝着水。然后我们在温暖的窝里睡着了。  天后,当我的兄弟姐妹变成十二个的时候,老婆婆将我们端到门口的水泥地上,用一个竹编的大圆圈将我们围在一起。我终于又见到我的妈妈了,她是一只足有五斤重的三黄鸡,黄嘴、黄毛、黄脚,我肯定是她亲生的孩子,因为我也是黄色的。她的胸脯又厚实又温暖,我们十二个兄弟姐妹都抢着钻到她的身下。妈妈总是慈祥地说着:“别抢,别抢。都过来。”等我们钻进去了,妈妈就蹲下来,将我们严严实实地捂着。太阳暖暖地照着,我们藏在妈妈温暖的怀里,感到真幸福。  在妈妈身下呆久了,我们不耐烦,又一起跑出去,在阳光下嬉戏。老婆婆不时地扔进一把米,我们大家就抢着吃,有的没抢上前,急得直叫:“我也要,我也要。”妈妈在一旁慈爱地看着我们,有时候,见到抢不到的弟弟妹妹,她总是咕咕叫着:“到这里来,到这来,我给你。”然后就把嘴边的米给他们。水来了,大家又一拥而上抢着喝,差点打翻了盛水的小碟子。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就在阳光下互相追逐,累了又回到妈妈温暖的怀里。我们就这样快乐地过了一天。  太阳渐渐西下,妈妈急得直叫:“天凉了,我们该回屋了。”老婆婆好像听懂了妈妈的话,果然走过来,拿出我们睡觉的纸箱,把我们往里面放。我妈妈急了,以为老婆婆要伤害我们,就奋力上前,用嘴去啄老婆婆的手,老婆婆打了我妈妈几下,把她赶出竹圈去,然后再将我们放进去。老婆婆端着我们进屋后,妈妈也跟来了,她跳进纸箱,我们全部钻进她的身下,美美地睡了一觉。  天气一天天暖和了,老婆婆把我们放在水泥地上,把竹圈撤了,我们大家在宽阔的地上跑啊,追啊。在角落里总能找到吃的,一粒剩饭,一粒花籽,我们见到了都欢呼不已。妈妈总是不声不响的在一旁,看到有吃的就咕咕地叫我们:“快来,这里有好吃的。”我们全部跑去了。有时候,我们看妈妈蹲在地上,就爬到她背上站着,妈妈总是慈爱地说:“你们这些孩子啊!”有时候,会有另外的三黄鸡过来,她们长得和妈妈一样粗壮。看样子,她们也很喜欢我们这班孩子,她们看见吃的,也咕咕叫着:“快来,这儿有吃的。”我妈妈总是不让我们过去,有时还和她们吵架:“滚!这是我的孩子!是我孵了21天才孵出来的孩子。你们想孩子,不会自己去孵?”她们要是继续纠缠,我妈就奔跑着去啄她们。  有时候,她们会带着一个大公鸡过来,他长着硕大的鸡冠,全身的羽毛红黄相间,在阳光下闪着光。他的个头很高大,但不肥胖。据说是我们的父亲,可我妈妈从不让我们过去,说他会啄我们,父亲总是苦笑着摇头:“当了妈妈的都是这样,除了她自己,别的都危险。”渐渐地,我们的翅尖长出了硬羽毛,头上也长了浅浅的冠子,我们十二个兄弟姐妹中,有一个生病死了,还有一个被主人家的花猫叼走了,只有十个。  有一天,老婆婆和她的儿子在旁边看着我们,在交谈着:“五个公鸡,五个母鸡。”我们的性别主人到现在才知道。当我们钻在妈妈身下的时候,发现妈妈流泪了。“妈妈,你怎么哭了?”  妈妈悲伤地看着我们:“我可怜的孩子!女孩还好,可以多活几年,你们男孩可就……”  我们五个男孩不解地望着妈妈:“为什么?”  “因为,你们越大越能吃,又不会下蛋,主人就要杀了你们。”  虽然我们不知道被杀有多痛苦,但一定不是好事。我们一起叫起来:“妈妈,我们不要这样。”妈妈还是流着泪:“孩子,我们的命运就这样。主人喂养我们主要是为了吃我们下的蛋,男孩不会下蛋,他们就要把你们养大了吃掉。你们五个,多有一个能活下去,像你们的父亲活个两三年,等到有这一大班孩子的时候,他也活不长了。”  想到我们的不幸命运,那天晚上,我们五个难受的都没吃饭。晚上,妈妈搂着我们:“孩子,不要难过,虽然我们的命运就是这样,我们也要快乐地过完我们的一生。世上有生就有死,你们看那些猪啊,牛啊,虽然块头比我们大,也是要被主人杀掉的。别看我们的命运掌握在主人手里,可主人也会死的。”  我们都疑惑的看着妈妈:“他们也会死吗?”妈妈说;“是啊!虽然他们活的比我们长久,可是他们有无尽的烦恼,做不完的事。到都要死的。我们虽然短暂,可我们无忧无虑。”  那天晚上,妈妈说了许多,我们总算不太难受,就这样吧!无论我们活多久,我们都要快快乐乐地活着。天暖了,妈妈带着我们转到屋后,那里有一大块空地,小草刚长出嫩芽,还有一条水沟流过。妈妈教我们扒土,找土里的小虫子吃,啊!虫子的味道比米好多了。有时我们兄弟俩找到一只蚯蚓,我们一人叼一头,都想占为己有,争得不可开交,妈妈总是在一旁急得直叫:“你们把一个人退一步不就好了。”可我们就这么抬着,谁也不放。妈妈只好走来,用她的尖嘴把蚯蚓拦腰啄断。我们每人一半。  有时候我们兄弟姐妹之间也会为一点小事吵起来,吵着吵着,就用我们的尖嘴去啄对方。这是总是妈妈赶来为我们调和。为了我们,妈妈都累瘦了。  在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令我们不安,主人家的花猫总爱躲在一边,伺机吃我们。妈妈看见花猫来了,顿时凄厉地大叫:“你再来!我和你拼了。”说完,她竖起全身的羽毛,对着花猫冲过去。花猫竟被吓跑了。我们在一旁吓哭了:“妈妈,妈妈,你千万别被猫吃了。”妈妈总是安慰我们:“不要紧,花猫不会吃我的。”  有时候,老婆婆听见妈妈的叫声,就会赶来打花猫。我们看着真解气!随着我们越来越大,老婆婆不再给我们米吃,把米换成了稻子,每天太阳出山之后,快要落山之前,我们就守在老地方,等着吃稻子,有时候还有剩饭拌米糠,可我们还想不到吃,是给妈妈那一辈的老鸡吃了好下蛋。  晚上,我们不再住纸箱,我们和妈妈在一起,住在老婆婆家后院里,那里有个木头房子,上面是栅栏,门也是栅栏,我们进去后,老婆婆把门关上。夏天太热,我们自己爱在哪里休息,就在哪里休息。老婆婆也不管,只要进了后院就行。  我们的父亲终于没能逃过一劫,在端午节成了主人的美味。他临死时一点都不难过:“我活了三年,天天吃了玩,玩了吃,多就是早上叫几声。我死而无憾。”  夏天来了,屋后的草越发茂盛,我们渐渐长大,再不用跟在妈妈后面找吃的。妈妈也不再管我们,她又开始下蛋去了。我们已经学会了找小虫,找野草籽吃。我们一大早就起来,老婆婆留了个小洞供我们进出,我们在草丛里藏猫猫,做游戏,渴了就在水沟里饮水。等老婆婆起床后,我们赶紧回家,地上已经有许多稻子,玉米粒,我们大吃一顿,又跑到草丛去了。  有时候我们也会偷偷跑进邻居家的菜园偷菜吃,但总被邻居用石头追打。有一天,邻居还告诉老婆婆,如果我们再去菜地,他们要在菜地里下拌了农药的稻子,老婆婆吓得把我们关进一张大网里。然后老婆婆把邻居家的菜园篱笆修好后再放我们出去。老婆婆对我们真好!  夏天,我们认识了一班新朋友,他们是老婆婆另一个邻居家的,据说是买来的。我们在一起玩耍时,他们告诉我们,他们不是妈妈孵出来的,而是人工孵化的,听说我们小时候藏在妈妈的身体下面,妈妈教我们捉虫,他们羡慕极了,有妈妈多好啊!“我们还不是差的。”是吗?还有更差的?“你们小时候打过针吗?吃过药吗?”我们茫然地摇头。“你们不知道养鸡场吧?那里的小鸡才可怜呢!他们从出世到死都没见过太阳,天天在屋里呆着,饿了就吃,渴了就喝。也从没有下地走过一步,他们的脚都是白长的。就这么呆在笼子里,用灯照着,过几天就打针,怕他们生病死去,吃的都是饲料,长得真快。45天之后,主人将他们装上车,拉倒屠宰场杀了。”  什么?45天就死?我们还在为自己的短命悲伤呢!可我们都活了四个月,从未打过针,天天在太阳下找吃的,和他们相比我们真是幸运多了。现在我们都不怕死了。  秋天来了,老婆婆家门前有块稻田,稻子收割后,老婆婆把我们赶到田里,田里还有散落的稻子,稻草上也有没收净的稻子,我们吃了好几天。有一天,老婆婆的儿子回家了,跑到后面来看我们进食,看着看着就说:“能杀了,都这么大了。”我们知道,妈妈以前说的可怕的预言就要来了。  果然,第二天晚上,老婆婆抓走了我的两个兄弟,他们再也没回来。死亡的阴影在威胁着我们,我的姐妹们风华正茂,她们备受主人的宠爱。她们不用担心哪天厄运会降临。而我们几个却提心吊胆。  妈妈说,主人杀我们的时候,都要赶在我们不会打鸣之前,那时我们是童子鸡,有营养的。等到打鸣时,我们成年了,没什么营养价值。这么说,我们的日子屈指可数了!天哪!我们的妈妈后来只管她下蛋,很少关心我们几个。当我们的兄弟一去不归后,妈妈还特意来安慰我们三个:“我们就是这个命,不要太难过。你们在世的日子不多了,还是赶紧过的快乐一些吧!你天天发愁也是要死的。”  是啊!比起养鸡场的同类,我们不是幸运多了?我们从来不打针,不吃药,我们在地上走过,在妈妈怀里呆过,被邻居追打过,被老婆婆关心过,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在一个秋雨绵绵的日子,我终于被老婆婆抓住,我知道,我马上要死了。算算,我已经活过了七个月,二百多天,活着多快乐啊!听妈妈说,秋天之后还有冬天,那时会下雪,雪很白很厚,老婆婆怕我们在雪地里晃瞎眼,总是把我们关在屋子里。雪到底什么样子?我是看不见了。  为什么我是一只公鸡呢?要是母鸡我还可以再活三年的,可以看见雪的,这难道就是命运?老婆婆她自己不敢杀我,我是她一手养大的,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她把我带到邻居家,我的脚被绑着,邻居将我的头按进我的翅膀里,我正疼得受不了,突然脖子上被利刃划过,我就解脱了。在我向另一个世界飞去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的身体,正被老婆婆提着往家走,她手里还捧着一只碗,里面有殷红的血。如果有来生,我要变成一只母鸡。 共 41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是否会影响性生活你知道吗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