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少年杀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2:33: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踩着那辆叮叮当当的破自行车,沿着弯弯曲曲的环山公路走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拐进了山腰中的一条岔道,岔道一米多宽。我小心翼翼地踩着自行车,满头大汗地又走了二十多分钟,才在一排青砖瓦房前停了下来。愉快地闻着从瓦房里飘出来的苞谷酒的香气,我走近虚掩的侧门,使劲地敲了几下后,就直接进去了。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紧张地取酒。酒从蒸馏锅里沿着凿空了的竹筒流进了酒坛,象小溪的泉水,叮叮咚咚地响个不停。  “请问小兄弟,贺老师在家吗?”听到了我的声音,他才看了过来,这是一个帅气的小男孩。眉毛浓浓的,眼睛大大的,嘴唇往上翘着,有一点倔强。“你是谁?”  “我是贺老师的酒友,来找他买酒曲的。”  他的眼睛立刻亮了,赶紧揭开酒坛上的湿毛巾,用一个竹筒舀了大约二两酒,递了过来。“我爸爸去学校上课了,要我帮他取酒,酒精度要五十度左右。你帮我品品,现在合适不?”我接了过来,尝了一口,说:“不能取了,马上关火,撤掉酒具。”  “可我刚用酒精计测试过来,有五十八度,是不是太高了?”他迟疑道。  “一点也不高。你测试的是热酒。六十度的热酒,当温度降下到恒温状态后,就只有五十多度了。”我解释道。  他马上停止了取酒,把酒具收拾好了后,就同我到屋外晒谷坪里吹牛皮。在问过了我的姓名后,他指着地上的石磙,问道:“宝哥,你长得这么瘦,能单手把那个石磙立起来吗?”我看了一下,那个圆柱形的七棱石磙足有三百多斤。就反问他:“你能立起来吗?”  他炫耀地说道:“从小我就喜欢看古龙的小说,后来,我迷上了练功。后面果园里,现在还挂着我练功用的大沙袋,床底下有我练脚力的小沙袋。这个石磙对我来说,只能算是小儿科啦!”他走了过去,伸出一只手,一用力,石磙就蹦起来了。然后,推到石磙,拍了拍手,用挑战的目光看着我。我想了想,用一只手将石磙来回推动了十多下,然后一发力,也把石磙立起来了。他立刻高兴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宝哥,问你一件事情。你见过真正的黑道人物吗?大刀砍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把分金银的那种?”  我立刻哈哈大笑了,“怎么?想做梁山好汉?想做梁山好汉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社会黑暗,政治腐败,民不聊生。但是,现在经济发展迅速,社会稳定,老百姓都有饭吃。所以,你得穿越到几百年前才成。不过,黑道人物,在我以前开酒楼的时候,倒还是真见过。他们平时不打架斗殴,也不拿大刀片子砍人,住店吃饭照样给钱,比管我们片区的某些警察形象都要好。只不过,他们做的都是非法生意,只有在你威胁到他们切身利益的时候,才会拿刀拿枪的找你拼命。”  “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我们这个小山村,怎么会有黑道人物呢?一个黑道团伙也就是一家非法公司。只有在大城市里,才有他们生存的土壤。”  “毛主席当初不也是先在农村发动暴动之后,才走向城市吗?如果我玩黑道,就一定先在农村搞起来。”他认真地说道。  “得了吧!你还真敢想!毛主席当初是带领穷人革命。现在,大家都过上好日子了,谁还会跟着你玩命?知道吗?玩黑道就是犯罪!迟早有一天你会被抓起来的。”我耐心地跟他解释道。  他撅着嘴不说话了。这时,贺老师夹着两本小学教材,晃悠悠地回来了。    二  我和贺老师正喝着酒。我问:“这次你制出来的酒曲,出酒率和口感怎么样?”贺老师抿了一口酒,说:“在我制出来的酒曲中,这批酒曲应当是的了。所有的草药材料,都是我自己亲自到山上采摘回来的。至于口感,我们现在喝的酒,就是这批酒曲酿制的。”  “那好吧,给我准备一百斤酒曲吧。”看着坐在一旁一边喝酒,一边无聊地听着我们谈话的小男孩,我问:“贺老师,你的宝贝儿子今年多大了?怎么就不读书了?”  贺老师叹了一口气,说:“十六了。去年,他读高一,成绩也还过得去。有一次,骑单车上学,不小心撞了一个同学。那个同学就喊了五六个同学来围殴他。他挨了几下揍后,忍不住就还手了。他从小就对武术痴迷,力大,下手很重。一动手就把别人打伤住院了。对方的背景能量都比我大,就这样被学校开除了。”  “你没去学校活动活动吗?他现在太小了。还是受教育的年纪。”  “去了,学校说影响太大了,不肯撤销处分。刚被开除回来的那段时间,他好几天没吃饭,说学校对他不公平。后来,连话也不肯跟我们说了。我看到情况不对头,就手把手教会了他酿酒。有了事情做后,他就好多了,也开朗多了。”我看了看这个小家伙,他却倒了一杯酒,向我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举起空杯,眉毛向上扬了一下,向我示威。  喝完酒,已是晚上十点,我没有回家,就同这个小家伙挤在了一张床上。半夜时候,我被一阵抽抽噎噎的声音惊醒,坐了起来,月光从窗户斜投进来,光线很好。我清楚地看到小家伙的眼睛紧紧地闭着,满脸都是泪水,低低地哭泣着。  “怎么啦?你怎么哭了?”我问。  他没有回答,继续抽噎,过了好久,慢慢地,又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第二天一早,我就骑着自行车,驮着酒曲回家了。    三  农历九月,天气不冷不热,正是酿酒的黄金时节。  那天下午,我正在取酒。坐在酒坛旁边,听着酒沿着长长的竹管流淌的声音,心情美极了。这时,虚掩着的门被推开了,木匠洪师傅拎着一个酒壶进来了。一进来,他就嚷道:“好酒!好香呀。”他丢下酒壶,自己找来了一个大碗,用一个竹筒去舀酒坛里的酒。  一口气灌了两大口后,他的脸红了,就敞开了衣服,取下头上的草帽扇着风,说:“真是好酒,这酒少也有六十多度吧?”  “你断酒有多长时间了?这么馋。这是二锅酒,少也有七十多度,慢点喝。小心等一下爬不上婆娘的床,爬到猪圈里,抱着老母猪当做婆娘睡一个晚上。那可就成了我们村里的大笑话了。”我打趣道。  “去你的,俺有那么不堪吗?”停了一下,他又嚷道:“你知道吗?我们邻镇那个杀人案子告破了。昨天,杀人凶手全都被抓起来了。今天上午,死者的亲属还敲锣打鼓,给带领县刑警队破案的派出所干警送去了锦旗。”  “哦。”我漫不经心地应道。邻镇这半年来先后有五个人失踪,后来,尸体都是从一个天坑(注:是天然生成的垂直深度达到几十米的天然溶洞。)里找出来的。这五个人无一例外,都是用砍刀砍死的,身上值钱的东西也没有了,是典型的抢劫杀人的案子。刑警队的人在这里蹲点破案都三个多月了,据说一点线索都没有。  见我没有反应,他急了,嚷道:“你不信?凶手是几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伢子。据说结拜了兄弟,成立了一个什么豹帮。帮主老大的老爸是个姓贺的老师,的制酒曲的技术。因为教师的工资低,平时也喜欢酿酒,赚点零花钱贴补家用。”  我一惊,问道:“那个老师叫什么名字?”  洪师傅想了一下,“贺老师,对,贺老师。至于名字,我不知道。好像是在村办小学教书。他的儿子据说在学校里读高一的时候,就因为打伤了其他学生,被开除了。”  我的眼前立刻浮出了那个同我比力气,半夜里梦中哭泣的小男孩。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洪师傅继续说:“据他手下的兄弟交代,他们大多是半夜出去,通过杀人来练胆量。次杀那个过路的贩牛老伯时,大家都不敢下手,就是贺老师的儿子率先拿着杀猪的砍刀,把人砍死了。然后,逼着大家拿刀砍尸体的。后来,大家有了胆量,又先后劫杀了四个人。如果不是刑警队进驻得早,被杀的人恐怕会更多。” 共 28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癫痫研究院
昆明能根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