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谭雅玲区分再工业以责任与价值定义中国工业

时间:2019-05-10 15:10: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谭雅玲:区别再工业 以与价值定义中国工业 时间: 10:13 来源: 时尚生活 点击: 次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搜狐焦点产业新区讯2013年中国产业新区高峰论坛于2013年6月26日在北京海航大厦万豪酒店召开,本届论坛主题是“与价值”。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发言中表示,中国正处在以金融为特点的宏观经济时代,与美国的工业化时代——再工业化的时代截然不同,美国的技术核心点是高科技,纳米技术、机器人技术,中国的工业化时期以来料加工、深加工为主,基点是不一样的。

实录:

以下为谭雅玲起发言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应搜狐焦点的这个邀请来到这个峰会上,就宏观经济问题谈一些自己的想法。

大家可能知道,我长期是做国际金融研究的,做了30多年,所以现在处的宏观经济的环境可能以金融为特点更突出一些,金融时代的到来,我们在面对这个复杂形势的时候,怎么去评估它,怎么去衡量它,这个对我们的选择,对一个国家的方向是一个基础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2013年中国经济前景的展望,我用了三个词组,困局、难题、突破,而困局和困难的突破跟今天的主题有非常重要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这个词选择的非常恰当,中国现在需要,要放弃私利,要有中国的国利,这个时间段对中国至关重要。

第二个角度讲的是价值,我们确切要放弃价格,去关注长远的价值。美国的股市为何高涨?美国的上市公司是有价值的,中国的股市为什么低迷?中国的股市是只有价格,没有价值。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讲的话,我们到底应该做甚么事情,应该是一目了然。只不过我们的心乱了,我们的情绪乱了,我们的思惟方法和判断问题的路径乱了,所以我们找不到准确的方向。从我个人研究的角度,思路梳理的角度去想问题,到底应该怎么样去想现在的形势和现在的状态,世界经济的定义是什么,基本稳定,世界经济分三大类,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转轨国家。发达国家是具有实力的国家,发展中国家是具有规模和速度的国家,转轨国家是具有高收入群体的国家。3类层次是不一样的,我们怎么去区分,怎样定位,才能找到我们的方向,发达国家处在升级换代的阶段,美国也在新型工业化、高端制造业,我们也有制造业,也有高端,我们也有制造业工业化的时代,美国和中国一样吗?美国和中国截然不一样,美国的工业化时期叫再工业化的时期,它的技术核心点是高科技,纳米技术、机器人技术,中国也在讨论工业化时代,我们叫来料加工、深加工,我们的基点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层次是不一样的,我们的水平是不一样的。美国也在搞新能源,我们也在弄新能源,美国的新能源在商业回报期,所以美国能源的对外依存度在减少,65%变成了45%。我们的新能源在商业投入期,我们的能源对外依存度,石油对外依存度跟美国正好相反,我们是在增量,美国是在减量。国际石油价格再涨,美国会有通胀压力吗?未来的国际石油要涨,中国会不会有通胀压力?它的机制不一样,它的结构不一样,它得到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所以透过这些角度去讲的话,我们如何评价世界经济,是找到我们的位置,找到我们方向的一个关键点。但是我们在评论世界经济的时候,简单了、浮躁了、急躁了,被舆论绑架了,被舆论调动了,现在世界经济面临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金融危机,是金融危机吗?国际舆论络定义的非常准确,千载难逢的金融危机,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我们要研究的重点是什么?千载难逢、前所未有,我们要研究的重点不是金融危机,它是很独特的现象,它是很特殊的现象。所以金融危机经历了这么多年,美国的股市能跌,美国的股市还能创新高,不断的刷新历史的记录。而过去的金融危机会这样吗?不会这样,过去的金融危机是股票暴跌、资本撤离,现在的金融危机是股票暴涨、资本涌入。跟过去一样吗?完全不一样,就一个雷曼兄弟,把我们给困惑了。雷曼兄弟玩的是什么?本土申请破产,现在开始还债,雷曼兄弟是美国的投行,美国的投行叫跨国公司,美国的跨国公司本土只是架构,全球是主板。我们的跨国公司本土是主板,海外是分支。美国的跨国公司雷曼在本土申请破产,全世界的雷曼都在挣钱,现在雷曼兄弟申请破产还存在吗?不存在了,前年的3月6日他开始还债,现金流是多少?650亿美元,2008年申请破产的时候现金流是多少,60亿美元。这么多年他的现金流在累加,在增多。我们怎样去看雷曼事件,怎样看美国独特的金融危机。

所以从形势的角度去看,过于的表面化、简单化、局部化、定性和定论过于的极端、偏激,终带来的结果对有主见的国家是一个利好,有了发展的空间。对一个被动的国家失去了机会。美联储的QE到底在干什么,美国有金融危机,美国经济衰退,美国为了救自己的经济在QE,是这么回事吗?它是有问题,它发出了QE,但是你没发现市场在变吗?经历了4轮的QE,整个的金融市场被美元定价,美元报价所垄断,美国把金融的概念推向了全球。我80年代就开始研究国际金融,那时候的国际金融外汇资本、黄金、利率、银行,现在的国际金融、石油、资源、大宗商品、农产品,哪个商品不跟国际金融挂钩,哪一个商品不跟美元定价和报价挂钩,美元的QE是覆盖了全世界的市场,垄断了全世界的资源。

我们解读的对吗?美国QE了,我们也要QE,美国QE是面对全球,它的货币资质告诉我们,他拿捏的非常的得当,他一点都没有超标,70%的货币供应量跟经济总量的值比没有过线,我们过了多少?这两天我们一直在喊,我们缺钱,钱荒,我们缺钱吗?中国是缺钱还是钱用的不是正道,这个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

所以从这些角度去想的话,怎么谈论中国的经济,我用的词很纠结,30年我们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我们得到了自己的认可,再过30年我们会怎么样,我们处在这么一个路口上,我们是把30年的过程继续延续下去,我们还是要发生30年的一个巨大的转变,这对我们非常的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看着30年的情况有信心,看着现在的状态没有了心气。我们处在非常纠结的状态,我们应当梳理未来的30年,要找准方向,中国未来的方向应该是什么,要实行产业的转型,把生产力转变为创造力,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的话,我们的企业转型要做的是什么,不是量的累加和堆积,而是技术的研发、产品的研发,中国经济准确的定义,从初级阶段步入中级阶段,中级阶段要做的重心是什么,研发的时期。中国经济越位了,中国经济超线了,中国没有走积累阶段的研发,而是月入了扩大。我们在扩张什么,海外投资的高潮,消费海外的高潮,人民币走向海外的高潮。中国有资质吗?没有,中国有地位吗?没有,在所有东西并不健全,并不具有的条件下,我们不用我们的剩余资金,不用我们的财富去投资西部,去投资农村,去投资中小企业,去投资我们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我们拼命喊的是到海外投资,超房地产的底,抄西方债券的底。我们看的清这场形势的复杂性和独特性吗?我们的投资应该是海外、国内并举的时代,不是海外投资的高潮。

中国是什么样的国家?发展中国家,中国是什么样的国家?中等收入国家,我们面对的塞浦路斯,我们面对的希腊,我们面对的意大利,我们面对的日本叫做什么?发达国家、转轨国家,人家的人均收入是多少?万美元以上,塞浦路斯有问题,人均1.7万亿,希腊也问题,人均2.3万,意大利也问题,人均3.2万,日本有问题,人均4.6万,中国人均是多少,6000元,我们的基础很明白,我们基础不足,我们基础很弱,中国是大国,中国不是强国。你的定位准确了,你还能喊人民币走向海外的高潮吗?即使人家储备了人民币,央行的国际收支表里面有人民币,它只能叫做甚么,它的称谓是什么,不能公开的外汇储备。人民币有资质吗?没有,有地位吗?没有,我们拼命人民币走国际化,美元全球化,人民币走国际化。我们在制造矛盾,我们在增加自己的负担,人民币要走什么样的道路,自由兑换的道路,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这是我们的根本目标,终目标,我们的定义不准确。所以我们就会非常的浮躁,非常的膨胀。

去年的4月16日,人民银行发了一个文,我们的浮动区间扩大了,媒体纷纭给我打,谭老师人民币浮动区间扩大了,人民币国际化加快了,人民币国际化即将实现。这是我们的口头语,只要我们有一、两个对策,我们这口头语就出来了,我问了,浮动区间怎么扩大的?千分之五变成了百分之一,他很兴奋,我马上反问,我们还有多少没有放开,的语调一下落下来了,还有99%没有放开,1%和99%哪头重,哪头轻,哪头主,哪头次。我们没有搞懂,我们糊涂了,我马上又问,我们的浮动区间是在哪放开的,无语。我告诉,我们的浮动区间是在银行间的外汇市场,我们只有银行的外汇市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发挥市场,但是中国却有全球多的外汇。

我们的毛病在哪?我们的问题在哪,一目了然,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的方向是什么,现在是无方向,市场在干什么,习主席这套班子又要推什么样的对策,习主席这套班子马上又会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我们在等,我们在看。这就是中国经济的现状,30年前我们是等着、看着,我们走到了今天的30年。想一想那一代人的30年起步是干出来的。我们没有对策,没有什么样的对策?不干正事,走旁门左道,不干实事,投机套利。我们缺钱吗?我们的钱没有用到正道上,我们的钱在铺摊子。

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局面,信心很重要。怎样分析信心?不是飘扬一对好的指标,红的指标我们就很兴奋,很膨胀,这个好的指标,红的指标背后是代价,我们怎么分析所有的指标?它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怎么评价宏观经济,怎样评价我们全球的基本格局。美元为主,美元具有霸权,美元具有特权,美元是一个有势力的货币,不要有想象力。人民币、欧元、美元要平起平坐,未来的三足鼎立。美元、欧元、日元三足鼎立,美国人把它搞没了,美国人会引起货币存在于国际金融体制,国际价值体制吗?日元是自由货币、发达货币,欧元是自由货币、发达货币,他们的结果是什么?日元的地位在退化,欧元的货币很悲观,希望人民币要和美元平起平坐,替代美元。有这类可能性吗?所以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现实,强势美元下的生存、发展和壮大的问题,所以美国人看到了对手,美国人也在构思,也在勾勒,也在架构,美元、黄金、石油是未来的国际金融体制三足鼎立。美国人会允许货币存在吗?不允许。这是他的想象空间,这是他要架构的格局,他就在往这方面努力。我们的想象力和美国的想象力能对称吗?能对等吗?所以我们会理解偏了,美元是要崩溃的货币,美元确切是有问题的货币,美元的问题在哪,巨额的财政,过量的贸易赤字,巨大的债务负担。他已看到他的问题了,所以他拼命储备黄金,拼命的储备石油,这都是未来美元风险的底线,人家做的是长远。我们解读的对吗?美国的上线超过了,所以美国国债要崩盘,美元要崩溃,两院有分歧,两党有分歧,我们议论了三年。美国历史上48次提高债务上限,现在是49次和50次,现在79和80次,46年借债度日,人家依然按照惯性在走。我们的思维错了。我们把党派看成美元分化分解的可能,美国的党派要履行美国的国家战略,我们把总统看成美元崩溃的意味,美国的总统必须执行美国的国家利益。

我们怎么解读美国的问题,怎么解读自己的问题,文化是基础,战略是核心,利益是目标。他始终拿捏的非常准确,所以从这个角度思考的话,我们怎样看待宏观经济的昆剧,我们应当理性下来,平和下来,能够静下来,不作为,不干事是突出的,都在等,都在看,不出力,好投机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愿意做实体吗?实体太的来慢,做投资创造公司,做投机基金公司,做私募基金公司,时兴、时尚。而我们更多的不专业,无策略,中国大妈克服了华尔街的金融大颚,是赞扬中国大妈吗?是讽刺中国技术。中国大妈买的是什么?市金,华尔街大颚买的是漆金,我们买的不是一个数量上,不在一个层次上。我们看到中国流动性有问题,中国震撼了世界,是中国震动了世界吗?是世界在玩弄中国。所有的银行理财产品,以黄金为主,以澳元为主,黄金的判断错了,澳元的判断错了。他们干吗喊钱荒?他们要给客户承诺,他的赔本,他的代价是巨大的。我们不专业,我们没有策略,而且我们是超规律、超自我。更重要的是,高估论和低估性,高估自己,低估美国。

所以从这样的角度去想,它的不对称和不对等出现了,我们的思惟不正常,我们的行为不正常。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产业转型,转成什么样的型?生产力变成创造力,城乡转轨,什么样的转轨?双轨制。农村要变成城里,不是单轨制,把农村送进城里。我们错了,所以这样的不对称,不是贴近事实,我们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城乡的差异在扩大,贫富的差异在扩大,价格与价值的差异在扩大。我们冒着很大的风险,我们的风险越来越大。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中国宏观经济的突破重要的是尊重自己的发展目标和宗旨,每个企业,每个行业都应该有自己的诉求,有自己的规划,完整的规划。钢铁行业亏损是现在的焦点话题,我是钢铁行业的演讲嘉宾,今年上半年,去年年底参加了很多钢铁峰会,我跟钢铁的老板交心,谈话我们在说你们为何亏损?你们不会生产钢材吗?你们是钢产能过剩,你们钢产能多余创造了很多的剩余价值,剩到了很多财富空间,你们用你们本职,本业的工作创造了剩余价值,你开始做副业。投资投机黄金、石油、期货,钢铁是你的主业,金融是你的辅业和副业,你不做主业做副业,所以你不懂。黄金你告知你要高涨,黄金告诉你要下跌,什么时候跌,什么时候涨,跌的时候买多少,什么时候买,涨的时候卖多少,什么时候卖心里没底,心里没定律,所以他会赔本,他看不清整体的方向,全局的方向,他是道听途说。今天这个专家说了金价要涨,明天那个专家说了金价要跌,他是听来的投资。不懂是投资的风险,懂得是投资的收益,有钱不是投资者没有钱,可以成为投资者。

我们怎么样看待我们的财富,怎么样看待我们的发展,这对中国当前意义非常的重大,所以中国经济本身的现状内生性问题为主,不要把外部所有的问题都拉到中国内部来,日元又宽松了,美国宽松了,欧洲宽松了,中国怎么办?我们现在的路径不是这样思考问题。我们自己的货币政策方向对不对头,我们自己货币政策的数量对不对头,我们就整合我们自己,我们一定会有出路。美国很高端,我们很低端,我们做低端的事美国人是够不着我们的,但是我们现在不做低端的事,我们做高端的事,美国人一把就拽住了我们,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美国处在什么阶段,中国处在甚么阶段,欧洲处在什么阶段要准确的定义,美国是高级版,中国是低级版,基础不足是我们的软肋。所以我们要扎实下来,踏实下来做我们自己应当做的事情,宏观经济很好解读,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感受就是宏观经济的方向。物价大家都会有感受,但是国家告诉我们的指标是2.4%,这个物价并不高,但是我们的感受是很高,那我们就要用心去揣摩,过去的物价是靠什么来决定的,需求来决定的,现在的物价是靠甚么来决定的?投机、投资决定的,需求变成了投机和投资,它的市场基础要素是什么,过去叫流动性不足地现在叫流动性多余。就这么简单,这就是宏观研究,这就是宏观经济的方向。投资停手了,没有方向,所以物价在往下走,所以通胀在往下走,投机都是亏损,不干了。现在的通胀指标反应的是什么状态,反映的是什么结果,我们应当静心去梳理,不是照本宣科,不是听国家某位领导人,不是听某位经济学家,自己的感受重要。

络很发达,媒体传播的很快,发现了没有?没有思惟,没有讨论,没有争辩,没有抵制。上机场,上火车站,所有人都在看,在找焦点,在知道资讯,在看数据,这是吗?不是。络的发达需要我们深入思考,舆论传播的快速是要我们透彻的分析。这是我们要利用这个络,利用这个媒体重要的落脚点,但是我们恰恰错了,借助了这个平台,没有了思想,没有了思维。所以这个命题是非常好的,现阶段的中国经济形势要有,要敢担当。现阶段的中国状态要有价值,不是只有价格。所以从这样的角度去想,综合个人和国家,要有战略,中国要实现什么,中国要追求什么,企业要实现什么,企业要寻求什么,个人要实现什么,要寻求什么。不是一股脑、一窝蜂,这样的发展各具特色,那么对中国来说,是欣欣向荣,是繁荣发达,所以透过这些角度去想,怎么讨论宏观经济,各家有各家的招,各家有各家的看法,我们把很多资讯络的东西梳理在一块,加压思考,加以分析,加以量化,这样对我们寻求方向,找出困难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我们在讨论国内和国际问题的时候,找准定位和定向是位的,国际环境是什么状态,美元霸权的时期,美元霸权是在回归,美元霸权不是在削弱。而我们的局限就停留在美元指数要反弹,美元强势要恢复,90点,100点,这种喊叫已经两年多了,美元指数点都没上85,我们怎样看待国际市场的这种变化,我们怎样看待美元和欧元的较量。美国人特别晓得粗浅的道理,货币升值会削弱竞争力,货币贬值会增强竞争力。所以他守住了1.30,1.30是一个关键点。由于欧洲整体的价值汇率水平均衡点只有1.24,他抓住了1.30,超标的货币是冒险,是有风险的。国际舆论,美国因素拼命呼吁,财政救助,欧洲有财政来源吗?没有,欧洲有财政政策吗?没有。财政救助是把欧元推向死亡,欧洲当务之急是发展经济,发展了经济才会有财政来源,有了财政来源才能解决债务问题,这叫正循环。跟中国的状态是一样的,我们就需要资金,我们就需要投资,我们有了钱,有了资金,我们的经济就能好吗?没有思路,没有方向,没有作为,有再多的钱够用吗?管用吗?我们跟欧洲的思路错位在哪,特性在哪,都需要我们认真的梳理。

所以如果从这些角度去想的话,中国宏观经济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关口,行业企业要干什么,国家的决策和政策要干什么,我们个人的投资、技术和经验要干什么,他各有各的分工,各有各的不同侧重点,怎么样去拿捏,怎样去掌控,对我们现在至关重要,缩小价格和价值的差异,缩小贫富差异,缩小城乡差异,是我们所有宏观调控的终目标,把中国从大国转变为强国,把生产力转化为创造力,中国一定会在世界再崛起。谢谢!

主持人:感谢谭院长,刚刚谭院长在台上的演讲是精采并豪情,台下的我们也是受益不浅。刚刚谭院长从三个方向,困难、困难和突破深刻剖析了我国的发展前景。接下来有请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马宇,马宇将带来“中国园区发展现状的分析”。有请!

葵花护肝片
葵花药业
小儿柴桂退热颗粒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